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虞锋的教与学

Be the change you want to see

 
 
 
 
 

日志

 
 

《泾川两年》辑二 走进红河  

2015-12-27 19:41:58|  分类: 支教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真正的教师节

2005年9月11日


虽然昨天是九月十号,可对自己而言,今天才是真正意义的教师节,因为从现在开始,我正式以一个志愿者老师的身份来到红河中学支教。

上学时,经常在作文里形容教师像蜡烛,说它总是燃烧自己照亮别人,一副只有牺牲才是成全的样子,现在的我觉得这个比喻太苦了,其实教师在照亮别人的时候也点燃了自己,不一定非要牺牲,而应该是彼此的成全。我来到红河做一名老师,很快乐,感谢有这样的机会。

有的时候,也形容教师是太阳底下最光辉的职业,其实也是过誉了。职业不应该有贵贱之分,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教师只是普通的职业,有人喜欢有人不喜欢,有人热爱有人不热爱,有人适合有人不适合。当我觉得自己喜欢它,就赋予它无比灿烂的光辉。

还有一些时候,人们把教师比喻为改造人类灵魂的工程师,也是一厢情愿的说法。我不要自己的灵魂被人随意改造,也不要随意改造别人的灵魂。我想自己既然当了老师,既不要做蜡烛,也不要当工程师,就做学生的朋友吧。

到学校后,教导主任安排几位七年级男生帮我收拾了一间宿舍。这几位男生个头不大,手脚却麻利,边干活边笑看着我,我也微笑的看着他们。他们叫我老师,问我姓什么,来自哪里。如果不是上课铃响了,他们会一直问我各种各样的问题。

晚上和校长聊天到夜里十二点。志愿者一来,校长就来长谈表示关心,这让我很感动且心安,对即将开始的新生活充满期待。

校长就是红河人,现在住在县城,一直就在红河中学教书直到现在当了校长。我们特别聊得来的另一个原因是他的孩子只比我大一岁。我还了解到,原来此前红河中学来过一个支教的志愿者,可能表现得很不好,中途退出了。但愿我不要让这些师生们失望。



《泾川两年》辑二 走进红河 - 虞锋 - 虞锋的教与学

走访学生宿舍

2005年9月14日  


上课已有两天了,学校安排我带七年级三班的英语和七年级三个班的体育。很多事原本应该记下来,但都没有时间,我要全身心的投入到孩子们中间去。

除了课堂上和学生们在一起,傍晚我特地去七三班男生宿舍转一转。学校的宿舍共有两层,楼上是女生,楼下是男生。为方便管理,每个班的二三十男生挤在一个宿舍,人非常多味道很重,但他们好像都不在乎,个个都是笑嘻嘻的样子看着我。

我过去的时候,大家还在吃晚饭。尽管学校有一个食堂,但太小了,几乎都是不做饭的老师们在那吃。绝大多数的学生都在宿舍解决。吃的是周日返校带的馍馍,在我看来奇硬无比,难以下咽,他们却吃得津津有味。也看到有的学生打来热水,把馍馍泡在热水中,也许更好吃些吧。还有一部分学生可能家境好些,边吃馍馍边就着家里带来的咸菜。条件并不好,但我希望他们在校园里能快乐。



爸爸的电话

2005年9月15日  


傍晚在篮球场打球时,一直就没信号的手机响了,是家里打来的。爸爸听我说已经调到红河中学一周了,语气似乎生气又无奈,我心里也是愧疚,没有实话实说之前的经历,而是说有一部分志愿者岗位进行调整。沟通还没有缓和融洽时,爸爸的手机没电中断了。我并没有像以前那样跑回屋里接上电源继续打,而是愣在那里。

在众多亲友的反对声中,我觉得自己的爸爸妈妈还算是支持我到甘肃服务的。不过爸爸的想法是优先去政府,而不是学校。他和我说过,将来西部服务结束后可以去考公务员,因为有优惠政策,参加西部计划的志愿者在考公务员时可以加分,肯定有竞争力。但我没听他的,从来就没有考公务员的念头。回想在大学里,爸爸无数次催我写入党申请书,说大家都入党你也要入,以后毕业找工作或者在单位上那都是生存的本钱,可我根本就打不起精神,觉得这样的理由太荒唐。

恐怕这一次又让爸爸失望了吧,但我要证明给他看,按照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去生活,不但是可以的,而且是正确的。尽管父母是孩子最大的命运,但父母也要学会放手,尊重孩子的意愿。将来等我有了孩子,不会逼他学吉他或者打篮球。孩子喜欢什么,就大胆去追求吧。



《泾川两年》辑二 走进红河 - 虞锋 - 虞锋的教与学

给S写信

2005年9月19日  


S,

学校放了八天农忙假,师生们都走了,我成了校园里唯一的主人。整个下午都下着雨,校园的路在雨水中变得泥泞难行。我搬来一把小凳子坐在宿舍门口,一边听雨,一边给你写信。

红河乡是全县最差的乡,红河中学也是最差的中学,没有老师愿意来,因此开学两周后,我还有机会调到这里,实现了我支教的初衷。这里没有集市,没有小吃店,我所见的除了乡政府中学小学信用社和邮局之外,再没有其他的单位机构了。那所小小的邮局的所长更像是一位看门人,邮局上班时间是中午12点到下午4点,只有四个小时。这里通讯信号也很差,屋里是根本没有信号的,我常常拿着手机在校园里东摇西晃,四处找信号。

校长是位厚道的老夫子,在红河中学已有31个年头。他经常找我夜谈,谈些为人处世的道理,如父亲一般慈祥可敬。学校的老师有三十多位,我比较熟悉的已有一半多,对我都很好。学生有五百多人分10个班,初一3个班,初二4个班,初三3个班。我带的是初一英语和体育,已经上课了一周的课。总感觉很累,每天备课上课听课改作业与师生交流,几乎用去所有的时间。尽管累,但很充实。

也许我能轻而易举地教高中生英语,可教初一学生却很吃力,太简单了以至于一时间找不到好的方法去解释为什么1+1=2。这也是对我的挑战,能让我学到新的东西。体育课这一周主要是带娃娃们做中学生广播体操。其实我压根就不记得了,于是晚上就在自己宿舍照教材里的示意图学着做,第二天拿到操场教学生,现炒现卖,居然没有露出破绽,这是我这一周最得意的事情之一。

每节课学完两节操,让学生们自由活动,他们就一个个挨着蹲在墙角。我问他们为什么不活动,回答说不知道玩什么,他们从未见过排球和足球,学校里根本就没有这些体育器材。昨天我到县城(从红河坐车到县城要两个小时,一天只有一次车)和其他几位志愿者一起商量这件事,大伙很关切,一起凑钱给我的学生们买了篮球足球排球羽毛球乒乓球毽球。这些东西现在已经在我的屋里了,望着它们,恨不能马上开始上体育课,和学生们一起玩。

可还要过六天的时间,孩子们才能返校。在这期间,我要好好备课,这样下一阶段才会轻松些,另外还要背初一将近二百多学生的名字,名字是世界上最好听的声音,我想尽快的叫出他们。还有我从学校音乐老师那里借来了手风琴,我发现它不是很难,和吉他差不多道理。

S,我愿意全身心投入教育中去,把自己的一段青春岁月奉献给这里,而同时我又不能割舍对你的牵挂,只好默默的把它珍藏在心里,保护好。愿你也能感觉到。



志愿者们到红河

2005年9月24日  


春瑞昨晚打电话邀我今天和其他两位志愿者一起去平凉崆峒山游玩,我没有去,而是步行到丰台乡拜访在这里一所学校支教的志愿者。很快,我就找到了她,一说志愿者好像谁都知道。我们聊着彼此的工作和生活,冒昧地提出想去听她上课,她委婉的拒绝,说这节课准备批评学生,作业都做得一模一样。

午饭后我步行回到红河,出乎意料的是春瑞三人并没有去崆峒山,而是杀到红河找我,说是没我一起去没意思,真让人感动。我们四人在空荡荡的学校球场打球照相。傍晚他们离开红河,又剩下我一个人守着诺大的学校。

今晚计划要做一个详细的安排,关于志愿者到红河中学来做活动的事。这也是对凑钱给我的学生们买球的几位志愿者的回报,也考验自己有无这方面的运筹能力。


《泾川两年》辑二 走进红河 - 虞锋 - 虞锋的教与学

找饭吃

2005年9月25日


学校食堂的炊事员说周一才能返校,这两天我要想办法自己解决伙食。昨晚就没吃饭,于是决定从今天开始就吃两顿饭,就像在王村政府时那样。

九点半是第一顿饭,终于在外面找到一家很小的小吃店,要了一碗三元的烩面。下午四点多,又来到这家小吃店,可是等了一个多小时,主人田地干活还没回来,能把人急死。于是我跑到乡政府,想着那儿也有食堂,我说可以交钱,可是回复是要请示领导。我又跑回学校,赌气不想吃饭,就吃剩下的四块饼干,欺负人的是连这四块饼干都长毛了。没办法,我不好意思跑到其他老师那边去混饭吃,更不好意思跑到村民家里要饭,只好灰溜溜的跑回街道上的小吃店。谢天谢地,主人回来了。

第一次为吃饭弄得这样狼狈不堪。回想在兰州培训时,自己那番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的书生意气与壮志雄心,可现在当真实的生活展现在自己面前,不由得苦笑。以前听说过哪里的志愿者不堪条件之艰苦,中途离开所服务的岗位,想来是极有可能的。

呜呼,电又停了!



我需要更多耐心

2005年9月27日  


上周去了趟县城,周六晚住在春瑞派出所,周日在国土资源局志愿者处吃饭,傍晚才回到红河。因为一直下着大雨,差点回不来。我这一趟到县城拿枕头床单、换裤子、交手机费,做一些鸡毛蒜皮的事,还麻烦了春瑞刘波等人,心里很过意不去。

昨晚改作业到很晚,一头扎进被窝就睡了。还做了个荒诞的梦,梦见自己在遥远的地方孤零零地死去,灵魂回到老家,看着爸爸妈妈弟弟给我写的信,嚎啕大哭。其实我很想家。

清早5点40分闹铃就响了,第一次推迟了10分钟才起床。早读课,我把批好的作业拿到班级,一一分发给学生们并指出错误所在。然后带着全班读单词读音标,学生们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用无辜幼稚的神情告诉我他们仍然没有学会。我告诉自己教学不易,非师范生要付出更多的努力,但最重要的是需要更多的耐心,这也是对自己的考验。

走出教室时,收到S只有信已收到四个字的短信。真的很短。

晚上九点半,改完学生作业,到校园走走。老师们都在各自的宿舍里,学生们的宿舍也很安静。繁星满天,让人心醉,还看见一道流星划过。自己莫名的流下眼泪。



《泾川两年》辑二 走进红河 - 虞锋 - 虞锋的教与学
偶入刘永成老师家

2005年9月30日


下午上完课,便一个人到校外散步,想到农户家里买苹果。红河乡几乎每家每户都在种苹果,种出的苹果又大又甜,是主要经济产物。眼前的这一家果园打点得很好,院子看起来也很整齐,我在想他们一定是很用心过生活的人家。

一问,居然是学校同事理科教研组组长L老师的家。结果自然是不但买苹果不要我一分钱,而且还留我在他们家吃饭。说是吃饭,其实是吃面。面即是饭。甘肃是面食的天堂,有句话说甘肃归来不吃面,实在不是浮夸,就我目前了解到红河的面食就有很多种。刘老师家招待我的是鸡蛋细面。用鸡蛋细面招待客人,背后的意思是情意有多长,面就有多长,情意有多细,面就有多细。吃着刘老师家热乎乎的鸡蛋细面,浓浓的幸福感。

L老师先前在荔堡镇教书18年,之后来到红河又教了6年,现在和我教的同是七年级,听过他的数学公开课,印象是教学经验丰富,在课堂上十分淡定从容。往后还要多学习。



遥远和未知的爱

2005年10月5日


就在我为同事W的屋里出现一个女孩为他做饭而感到羡慕的时候,就在我也为自己思量为S的沉默而伤感的时候,就在我不知怎样去对待这份感情的时候,今天终于收到了S的回信。

那时我正和同事们打乒乓球。舍不得打开信件,强忍住收信的激动,仍和老师们打了一阵,虽然输了球,但他们永远也不会明白我的喜悦。结束后来不及收回球拍,急忙跑回屋里,把信放在桌上,打水洗手,心里一直在想该什么时候打开,现在这副狼狈相不知合不合适。

我坐定,剪开信封,抽出仅有的一张信纸。说实话,我心中一个底都没有。我怕某些东西。当我透过纸的反面看到S已将我称之为哥哥的时候,我的心在破碎在消沉,以至于没有看读信的勇气。我又把信塞回去。但我还是看了这封信,普通平淡,没有读出所期待的温存,没有一丝牵挂的爱慕。我本来想哭一场,却没有眼泪。

开完教研会,我忘了打水,跑回宿舍换了衣服,抱着篮球到操场和师生们一起玩,疯狂的玩,直到天黑。现在晚上八点,饭还没吃,下自习的学生们才把当天的作业交过来,先改作业,就写到这里。


《泾川两年》辑二 走进红河 - 虞锋 - 虞锋的教与学

是你们给我关怀

2005年10月6日


昨晚梦见太婆。晚年的她一个人孤独地坐在床沿,已经哪里都去不了了。我问她还记得谁,居然连我都不记得了。我说你再仔细看看,就醒了。想起死去的太婆身前的故事,大哭,眼泪鼻涕湿了一枕头。

上午教导主任和X老师来听我讲了一节英语课。我在台上很紧张,讲得很不好。下午上了两节体育课,和孩子们玩得很开心。傍晚和学生们踢毽子的时候,B老师喊我去打篮球,虽然很累,还是去了,打到天黑。回来又是麻烦的洗,这儿用水真的很不方便。

晚上在灯下一个人正想做什么事情的时候,校长又来找我聊天了,他给了我许多鼓励,让我这个外乡人志愿者在这个校园里觉得不是陌生人,在做着一件很有价值的事。

和学生们在一起,和领导同事们在一起,我才会忘了自己的一些烦恼,也像一个孩子在尽情享受生活的美好。那似乎刚刚要开始的爱情,却因我来到遥远的西部而渐渐消沉了。比起徐志摩爱情就是可以为之奋不顾身的一切,我更赞同胡适的观点,爱情不过是生命中的一部分,人生有更重要的事情去追求。



第一次做饭

2005年10月8日


今天周六,中午坐M老师的摩托到丰台,本想着一直到玉都找志愿者伙伴借吉他,可他却去延安旅游了。不同的岗位差别很大。

今天不是赶集日,但要买很多东西,打算开始自己做饭了,到处找饭吃终究不是长久之计。买了锅米勺筷盘油刀一类的用具,还差一点激动的买了一架电子琴。想着口袋里的钱不多,就忍住了。

顺便还拜访了丰台的志愿者们。他们见到我拿着大大小小的东西,都很惊讶问我怎么拿回去。要知道丰台红河之间来往的班车不多,如果空手还可以步行,但是东西这么多怎么办。我则笑说背也要背回去。

还好,遇到学生家长的农用车经过,家长很热情的帮我把东西抬上车,而且送我到红河中学的门口。回到宿舍,整理好东西,就按耐不住开始尝试着自己做饭了!这是第一次做饭,虽然耗时间很麻烦,而且手艺极差,但最后尝起来感觉好吃得很呢,可能是心理作用吧。



封闭的世界

2005年10月14日


天气变冷了许多,我开始不习惯。这几天老觉得累,身体虚脱,连白天上课都感觉困难。一到晚上什么都不想干,只想躲进被窝里,尽管那样还是很冷。现在晚上九点不到,就困意十足不可抗拒,可能和最近活动量极大有关系。

来到红河中学有一个月了吧,感觉时间过得好快,也能体会自己在平凡工作中的一点意义。这里确实是自己当初的理想,时时还会衷心为能够在这里做事情而感到高兴和自豪。有许多事情在计划中却还没来得及做,甚至连要给爷爷奶奶写信一事也在手机的备忘录里一拖再拖,我几乎把所有的时间都献给了学校。

有一个月没看电视没读报纸了,更不要说上网,我这里的世界是封闭的。但这毕竟是我的理想所在,要坚持下去。



《泾川两年》辑二 走进红河 - 虞锋 - 虞锋的教与学

志愿者们简单的快乐

2005年10月16日


今天周日,志愿者好朋友张剑、许天维、陈金虎从城里来红河看望我。早早的,我就在红河的街道旁沐浴着温暖的阳光,等待他们的到来。一下车有五人,原来他们顺路把丰台的两位女志愿者也叫来了。他们很细心,还带来菜。

我们一起在红河边散步,回到学校做饭,又在操场踢了一场足球,玩得很简单也很开心。我太爱这些同伴们了。以前听人说,人一毕业之后就很难再有纯洁的友情了,我想我和这些志愿者们之间的就是纯洁的友情,毫无疑问。

下午两点多,P老师回来了,问我今天来的这些志愿者中有没有女的,我说有。他问有漂亮的吗,我说嗯。然后P老师说,那给我们的小C老师介绍下嘛。C是学校刚分配来的大学毕业生,憨厚诚实,也在旁边,我看他一脸坦白十分渴望的样子,想原来不是开玩笑啊,赶忙说她们名花有主了。那算了,P老师说,更失望的是C,低头走开了。

我回到屋子和志愿者们说了刚才的情况,大家哈哈大笑。



《泾川两年》辑二 走进红河 - 虞锋 - 虞锋的教与学
搭煤床

2005年10月17日


清早下雨了,我连忙把门外堆着的煤铲回屋里,这些煤是学校每年都发给老师们过冬取暖的。有几位初一的学生从我身边经过时,停下脚步来帮我拾煤。不是我带的班级的,叫不出名字,却很感动。

其他同事都已经把煤床搭好了,我却因不会迟迟没有动手,每天晚上躲在被窝里以为可以挺得过去。实在是受不了了,今天我也要搭煤床。当地有句俗话:“三十亩土地一对牛、老婆孩子热炕头”,足见火炕在老百姓生活中的重要性。到了冬天,这里的家家户户都开始烧火炕。试想,屋外寒冷的风凛冽嘶吼,只需要往炕洞里添几把麦草,满炕都是滚烫的,连带着整个屋子也是暖和的。人往炕上一躺,身下的滚烫就能将渗进骨头里的严寒驱走,实在舒坦。

学校里的火炕和农户家的有些不同,大家称之为搭煤床。简单的说,就是把筛得细细的煤渣成堆地放进床板下,用麦草引燃后,铺上适量的灰堆,最后盖上床板就算大功告成。如果煤床搭得不好,容易熄火,就得重新再来一次,十分麻烦。更担心的是,如果燃着的煤渣面积过大,就会造成煤气中毒。可见,搭煤床也需要大功夫。但这对当地的老师们就是小菜一碟。我请了学校里有经验的老师来帮我,我床板下的条件不太好,摆弄了好大一会,才搭好。双手按在上面,就能感觉到暖流在上升,真舒服。

可现在躺靠在床上又太热,受不了啊。



龙王桥看戏

2005年10月22日


今天下午龙王桥唱戏,尽管我听不懂秦腔,但还是步行去看。因为在戏场有我的许多学生。师生一起看戏是多么幸福的事。

台下的学生们看台上的戏,我看台下的学生们。

台上是戏,台下是诗。



《泾川两年》辑二 走进红河 - 虞锋 - 虞锋的教与学
泾川二中开会

2005年10月27日


昨天到县城,住在春瑞那边。今天和几位志愿者被安排到泾川二中开会,原来是团省委领导到县城里来慰问我们。仔细一看,支教支农支法各类岗位都派来了代表,其中支教的人最多。

会后,团县委要求我们每位志愿者写写来泾川三个月的感受,作为工作汇报材料交给他们。虽然,我知道这只是他们的工作,但我决定还是认真的写一写自己这三个月来的真实经历与感想。

我在春瑞宿舍的办公桌上写完,整整四页,请他代我转交。没想到,春瑞读后很有感触的样子,对我说能不能拿给他到外头复印店复印一份,我所当然可以。自己没有留下底稿,身边的朋友却更珍惜它,想着以后也要多留心。



教育是自我修养

2005年11月1日


昨天在教职工会议上听说近五十岁的G老师,上课与学生发生争执,甩下课本,赌气离开教室不上课。一位老教师没有足够的雅量和教学的智慧,选择抛弃学生,这样的做法真让我吃惊和遗憾。今天早读时,我又看到年轻的班主任R旁若无人地打一位学生,扇耳光啪啪作响,让人不忍直视,心如刀割。

这两位老师的做法,使我开始思考教学之外的事。我反对打学生,也从不打学生,总觉得这种野蛮粗暴的体罚方式,着实是损人不利己,教育效果实际上微乎其微,甚至会有反作用。也有好多次学生惹我生气,表面上看我仍心平气和,但内心已经波涛汹涌,只不过我在挣扎在消化,没有表露。这个过程很难熬,我把它当作自我的锻炼。教育别人,且不说有没有足够的资格,但我总以为是和自己对话。我的一个基本看法是,一个人如果越有修养,他就会变得更宽容。

下午有一节我的劳技课,按学校不成文的要求,平时都用来上英语。大家都觉得无聊但也没有办法。今天我想变一变,于是把刚从志愿者朋友那儿借来的吉他带到教室上一节音乐课。在教室里,学生们见我背着吉他,个个兴奋好奇,纷纷让我表演,我唱了几首简单的歌:《雪绒花》《五百里路》和《俏姑娘》。



老师为什么变坏?

2005年11月3日


今天期中考试,监考了一天很累,比上课还累。比监考还不好受的是,得到了七三班的英语试卷批完的结果:全班63个学生,只有3个及格。我的心都凉了。怎么办,我该怎样向校长还有那些关心我看好我的老师们交代?这样差的表现,主要原因在我。

刚才我又看到素来老实忠厚的N老师打学生,把两个男生用脚狠狠地揣到菜地里去了。这会儿我听到窗外这两个男生在冷风中此起彼伏的哭泣,N老师罚他们继续站在他门口,不知何时才能结束。

教育啊教育,难道一定棍棒出成绩?成绩真的有那么重要吗?不但摧残着学生,而且这些老师们也在潜移默化地受影响,这些老师平日里和我一样都感觉不像坏人啊,相反我们都是很好的同事。

我在想,人性也许都差不多,环境和制度才是大不同。一个相同的人在不同的环境里,就会有不同的反应。好的环境和制度,能够让魔鬼去做天使做的事,恶的环境和制度,会让天使也学会做魔鬼才做的事情。

一个老师虽然不能左右自己的环境和制度,但是他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仍是可以选择的。我想一个好老师不在于他的教学水平有多高,而是他喜欢和学生在一起,相信每个孩子都是可爱的,最重要的,他时刻都记得自己也曾经是一个需要别人关注和关怀的孩子,自己也有过学生的时代,当时希望老师如何对待自己,现在就要如何对待学生。



《泾川两年》辑二 走进红河 - 虞锋 - 虞锋的教与学
丰台买书

2005年11月13日


昨天体育课上,七一班一位弱小的女生吴飞凡晕倒了。我把她背到医院,打了针。同去的还有学生段小华、段淑英、脱婷。

今天去玉都还吉他,回来路过丰台,又见了在政府里的志愿者,她正忙着做电子表格。我帮不上什么,便到街上转转,原本想买黄油和台灯,可是什么都没买,因为老毛病又犯了,用仅有的那点钱买了两本书,雨果的《巴黎圣母院》和纪德的《人间食粮》。

傍晚,脱婷拎了一袋苹果给我。晚上和同事小马在初三三班听诗歌朗诵。



全校家长大会

2005年11月16日


昨晚睡着翻身的时候,只听见一声巨响把自己惊醒了,原来我的床板因为太短,塌了,有一半的床板掉进煤灰里,屋子弥漫着灰尘,又乱又脏,我本能地一跃而起,把被子衣服拉到一旁,以免烧着了。大半夜的,还得重新铺床,已没有睡意。

一大早我就请经验丰富的王大爷再次帮我搭煤床。热度刚好,很好睡,就是希望以后不要再经历那样有惊无险的事了。

今天是全校家长会议。操场上老师学生家长,到处都是人,据说这是建校三十年来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家长会。布置会场的时候,我和校长主任等人都在忙碌着。开会的时候,领导老师们都坐在主席台上,我远远的在台下家长学生的后面。看着眼前的一切,对志愿者意义的认识似乎更深了。

这种对志愿者的认同感一直在持续。之后在七三班后面单独开的家长会里,作为任课老师的我还发了言,家长学生们都望着我,听着我的普通话,不知作何感想。我虽没有准备,发言的时候也有些紧张,但还是很高兴和他们交流我的心里话。



学生送来煤炭

2005年11月25日


昨天身体不适,恐怕是生病了,一天至少跑十遍厕所。第一次作业也没批完,也没洗漱,衣服也没脱地倒在床上。梦见一位女孩,梦醒来就忘了。伤心了一阵子。

手也裂得厉害。每次洗手时,水就从裂缝中侵入,有如针刺刀割般疼。就连鼻子也有一处裂开了。感觉比哈尔滨上学时还冷啊。

今晚火炉是旺旺的,七三班的学生把晚自习剩下的煤炭全部拿了加到我宿舍的火炉里,乔亚会、脱永红还送给我他们折的几对千纸鹤。这些娃娃们还挺会关心人的。



志愿者们聚会

2005年12月4日


昨天去了县城,见到了好多志愿者。每次和他们在一起总觉得很短暂,怎么聊天都不够。听到一个消息是志愿者中H和C谈恋爱了。H是很一位优秀的女孩,毕业于南开大学,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在泾川她对我们志愿者们都很友好,在我的印象里,她从天津带给我葫芦丝,几次为我买来冰糖,还邀请我去她们法院玩。如果我没记错的话,C和我一样都是来自黑龙江的高校,也很有自己的想法,幽默外向,虽然我们接触的不算多,给我的印象却很好。祝有情人终成眷属。

晚上我和几位男的志愿者送女志愿者回住处去。一路上H以自己的细心照顾着H,我们旁人都默默看在眼里。天很冷,我们走在街上,远处是还没散场的戏台。演员们服装光鲜亮丽,在舞台硕亮的聚光灯下,显得远离了这个世界一样不真实。惟其不真实,才叫做戏。

当晚在春瑞派出所宿舍睡,春瑞为了让我睡好,自己包宿去了。我第一次对包宿这个词产生好感,以前总觉得是个贬义词。一听说有同学包宿,就是消极堕落的表现。今天还是和春瑞在一起,吃过午饭,买了几本书,又去温泉见了两位志愿者。她们对我太好了,更让我觉得不能麻烦人。没呆很久,便坐车回校。



《泾川两年》辑二 走进红河 - 虞锋 - 虞锋的教与学
不经意的家访

2005年12月10日


中午睡了一会,起来后有些头昏。有人叫打牌,我不想玩,就出去走走。见到操场上的吴虎龙便叫上他,他带我到校外玩,最后径直带我到他家。他和魏丽娜同住在一个组里,是邻居。从他的口中我得知,魏丽娜的家庭情况比较复杂,亲生父亲在工地上被炸死,后来妈妈嫁给另一个男人,那男人也有个亲生女孩,现在也是我的学生。

到了吴虎龙家后,也没见他的父母,他才吞吞吐吐和我说,在他二年级的时候妈妈就生病去世了,现在爸爸娶了后妈住在外边打工,一年回来一次。自己和爷爷奶奶住在一起。我见到了他们,待我非常热情。

以前我只知道班上吴俊锋、脱永红、葛宝红、段红梅、脱亚宁、吴斌、段绪祥七位同学是单亲或孤儿,却不料这次家访让我了解更多。一些学生的真实情况并不是一下子就能被别人知晓的。这次不经意的家访,给我的震撼很大,每一个学生的背后都有故事,有的还很令人心酸。我这个做老师的应该尽可能去更多的了解他们,陪伴他们快乐的成长。

到学校后,学生吴红艳敲门,很羞涩的从书包里掏出一罐腌菜给我。尽管是家里自己做的小菜,我觉得很贵重。


课外读书小组

2005年12月16日


这几天除了教室上课,我还把段绪祥、段亚丽、脱伟旺、王红艳、脱亚宁和刘改琴八位同学连续五天中午一点到一点半,在我屋里开展读书活动。

每一天的活动内容是这样的:第一天读的是安徒生的童话《丑小鸭》,第二天还是童话《踩着面包的女孩》,第三天是阅读一篇文章《我改变了梅西的命运》,第四天解释“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道理是什么,第五天讲了现实中我和太婆的故事。我计划尽最大的努力,让这几位学习压力不是很大的学生接触更多的东西。

傍晚,在我的积极招呼下,文理教职工进行了一场篮球赛,48:48。



《泾川两年》辑二 走进红河 - 虞锋 - 虞锋的教与学

段红梅不读了

2005年12月18日


上午九点左右,我隐约看见有个身影在七三班门口搬着什么,于是没有接着洗头,就朝那个方向走去。是我们班的段红梅!她要搬走自己的东西,包括从家里搬来的桌椅。旁边停放着的是她拉来的手推车。她眼圈红红的对我说,老师我不读了。我问为什么,她回答说是自己不想念了,家长都让她念下去。

她边说边哭,哭中没有流露出对学校对学习的渴望与恋恋不舍,我就知道自己是留不住她了。于是我帮她把东西收拾好,一路送她到校门口。我说那你就先回家一段时间,等又想上学了好不好,老师来接你。看着她那弱小的身躯离开我的视线,我意识到这是自己遇到的第一例学生因对学校教育失去兴趣而自动退出的。段红梅是哭着离开的,而我是哭着回来的,为失去一个学生。

傍晚学生们都返校了,还差两个,吴晓娟和吴双奇。听到有同学说他们也不想读了,把我敏感的神经又触痛了。看着教室里烛光下看书写作业的学生们,感觉自己对他们的感情又深了,更害怕再失去任何一个。在以后的日子里,爱他们就像随时可能会失去一样。

吕富荣和脱黎明给我拿来了半麻袋苹果,也不考虑我能否吃得完。我说要给他们钱,他们就一溜烟的跑开了。

我写不出心里的万分之一。



一个单词两巴掌

2005年12月20日


我几乎全身心地陪着孩子们。给他们备课上课改作业,陪他们玩耍,上课读《爱的教育》,利用中午时间给十位成绩最好的同学讲《悲惨世界》里面的故事。时刻想着他们,包括上周刚回家的段红梅。可是,当我听到乔亚会的一句话便觉得困惑和难过:“如果所有的老师都像你这么教,没人想学习”。这句话说者无心,听者有意,直戳我的心。

我想,究竟应该如何和十二三岁的孩子们讲什么是学习呢,或者如何才能告诉他们学习应该是快乐和自觉的呢。我不知道。

午后,吕富荣、脱黎明找我商量这次学校文艺晚会可以表演的节目。对于我的中午读书小组,问我为什么不给他们讲,是因为那几个同学会考试吗?又把我问住了。我还没有及时解释说,他们成绩好些,也许这些也不会影响吧。可能他们更在乎的是为什么不是他们。是啊,为什么就不可以呢,也许更需要呢。我又茫然了。两位同学倒是大度的对我说,老师那就下学期吧。

据女学生说,在吕富荣、脱黎明在和我兴奋的谈完节目回到班级后,被班主任打了,原因是英语单词没记住。原来班主任见我带的英语很差,决定帮我督促学生背单词。一个单词记错两巴掌,今天有二十多个同学挨巴掌了。

对于教育教学,我的困惑越来越多。



《泾川两年》辑二 走进红河 - 虞锋 - 虞锋的教与学

四处家访

2005年12月24日


放学后,和学生王娜娜、吴双奇、段彦军四人一起去朱段村看望段红梅,并把班级同学们写给她的信亲手交给她。

我们到她家时,只有她一个人,这一周的间隔,使我感觉到我与眼前这个女孩的距离。虽然她还叫我老师,可我分明感到一种疏远的酸楚。我问她还回学校吗,她摇摇头。我也就不再劝了。

之后我们又四处家访,先后去了段亚丽、段彦军、段雅文、吴双奇、吴晓娟、吴博凤、吴俊锋、吴斌家。每到一处学生家,也许是我嘴笨不知道说什么,和家长们说的并不多,而是更多的和学生在一起。想起电影《鲁冰花》,郭云天老师每次到学生古阿明家,总是像小孩子一样和他姐弟俩在一起东奔西跑。谈不上师生的教育,更多的是朋友之间相互的陪伴。或许,陪伴本身就是最好的教育吧。



《泾川两年》辑二 走进红河 - 虞锋 - 虞锋的教与学

到新疆去

2005年12月30日


今天下雪了,不怎么冷。学生们都回家了,昨天篮球比赛的热闹也荡然无存,我一个人坐在屋子里。炉子上慢慢煮着花生汤,舒缓的冒着热气,就像以前妈妈煮给我一样。

再过一阵学校要放寒假了,学校不能留,也不想回家尽管很想家,想到同学的家乡更远的地方去走走看看。比如统科和海斌的青海德令哈,或者其顺的湖北,又或者永太长青的山西。不过最想去的还是李毅的新疆。

我和李毅是校友,他在隔壁的镇原县服务,为人热情,肯定会收留我。晚上和李毅联系,他非常欢迎我和他一起回新疆过年。



恐惧逼走学生

2006年1月8日


期末考结束了,这次英语考试七三班有18个及格,虽然不算多,但较期中考已有很大进步,我很高兴。

有一些学生跑来看成绩。挤满了我的屋子,我有些烦躁,对前来凑热闹的脱艳艳和脱红霞说:“你们这次这么差,是因为你们平时都不学。”没想到脱红霞一脸无所谓的样子:“17分就17分,我不在乎,反正下学期我不读了,她也不读了”,手指着旁边的脱艳艳。我没回话,此刻居然接受了她的说法,脸上表情麻木,这与我之前极力想挽留段红梅形成极大反差。说不清楚为什么。

我渐渐了解到,学校学生的流失大部分不是因为家庭原因,而是他们本身的考虑,更准确地说,是他们在学校里一次次考试的失败,一次次老师的责罚,一次次同学间的比较,对学校对学习的恐惧。

晚上在房间整理给孩子们的奖励,开始时只罗列了7人,最后扩大到20人。我拿出自己的台灯,还有上次来看我的市长助理送来的牛骨髓,完丽娟田丽送我的本子,还有一瓶崭新的蓝黑墨水,最后还买了13个笔记本。我要一一的拿给他们,每个人都值得被鼓励。



为初三学生补课

2006年1月12日


今天开教师会议,校长正式宣布放假。除了补课的老师和学生们,其他人很快就消失了。我也留下来,因为经过自己的努力,校长被我说服,同意我也给初三学生上课。

白天准备晚上给初三上课的内容。刚才上完两个班的课,现在坐在灯下有些疲倦,心里感到做事情的幸福。整个校园人不多,更显得安静。

弟弟来短信说已从云南回到老家了,他和妹妹会好好陪父母。这下我可以放心的准备去李毅的家乡,新疆伊宁市昭苏生产建设兵团过年了。我想象会是怎样的奇妙的旅行。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