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虞锋的教与学

Be the change you want to see

 
 
 
 
 

日志

 
 

赵成昌:我为什么无力反抗呆板的教学  

2014-07-14 21:24:11|  分类: 文章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果要我说实话,我是不愿干教师这行当的,更不愿当一个语文教师。

  因为,“上课讲试卷,下课排名位,外出开考会”的教学方式和我所向往的语文教学相差实在太远。

  我所向往的语文教学,应该是完全开放式的,师生应该是完全互动的,课堂气氛应该是生动活泼的;教学形式和方法应该是灵活多变的,师生情感应该是轻松愉快的。

  然而,现实的语文教学,要你时刻必须以考试为中心,以考分为统帅,以提高升学率为己任;教学形式不仅单调刻板,师生思想情感也受到严重禁锢。特别是到高三,那完全是纯粹的“试卷教学”:你每天都要捧着试卷认认真真讲考题,学生规规矩矩对答案;有时明知道那些商品化的试卷乌七八糟、错误百出,你还必须耐着性子自圆其说,牵强附会;你必须经常性拿出你的考试法宝,在学生面前炫耀你的出卷、改卷、析卷之能事。凡此种种,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像头拉磨的驴——永远也看不到尽头!

  也许有人会问:难道你就不能做一个新时代的俄底修斯,杀出重围跳出魔圈,回归到你所向往的语文教学?想,我有时做梦都想!但总是事与愿违,处处碰壁。不在其位,是无法了解目前吾辈之艰难处境的!

  教学一旦脱离了“考”,那就等于冒了天下之大不韪:上,要得罪领导;下,要得罪学生;甚至连有些同事都可能得罪。诸如,每学期开始推销各种考试资料的一拨又一拨,我全部拒之门外,有人就说:“你傻啊,羊毛出在羊身上!”我表达我反对“月考”、“周考”的意见,有人就说:“大势所趋,你反对什么?”我抵制补课,说:“这是打疲劳战,也是违法行为!”有人就说:“你别搞特殊了!补课有收入,还受到赞赏,何乐而不为?”考试过后,就按考分给学生排名次,高分的分到“重点班”,低分的分到“普通班”;到了高三,有人别出心裁,提议再在“普通班”中考一次试,按成绩分出一个“次重点班”和一个“后普通班”。我竭力反对,没想到被群起而攻之:“不分?那今年达不到高考升学指标,你负责!奖金拿不到,你来付?”

  我怎么敢负这样重大的责任!不说影响升学率会被舆论唾沫星淹死,就是耽误的奖金我下辈子也赔付不起!一个小小语文老师,你还敢不随大流?再说,学校对你高三老师也不薄:除了按照规定超升学指标有奖励外,还年年花大价钱拉我们出去开“高考研讨会”。我明知道这些“研讨会”都是以糊弄钱为目的,作用肯定不大,但不去又要遭谴责。更要命的是上面不断派人下来“督导”,中心就是如何复习迎考。

  有一次,上级领导一把手亲自带队,督导之后给我们训话:“不管白猫黑猫,多考上个人就是好猫;你们有什么招就施什么招,出了问题我给你顶着!顺便给你们通报一件事:某某中学一个老师向上级有关方面反映违规补课,上面派人下来调查,我们设法给应付过去了;之后,我将这位老师下放到小学,并告诉他说,你就在这里呆着吧,因为小学不讲升学率——将来如果再有人向上面反映问题,我就叫他下岗!”

  我的心一阵颤栗,卑微感骤然袭来,接着就是孤独,前所未有的孤独……

                

(作者为安徽无为襄安中学语文教师)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